展覽

民主共和國之父-孫中山 ( 本館常設展 )

國父史蹟展覽東室:民主共和國之父─孫中山,展示內容係以國父生平為軸線,計分「 讀書救國 」、「 志向遠大 」、「 革命運動 」、「 民主共和國之父 」、「 理想的實現 」、「 大家的孫中山 」等6 大單元 , 共展出122 幅珍貴的史料及圖片 , 為彰顯中山思想的博大精深與革命精神及其偉大人格,本館特別首次運用雲端化之影音數位科技,並結合當代風格環繞全場,創造聲、光俱佳之多媒體音效,播放國父影音資料,將國父各時期的盛德偉業做最完整的呈現。

御水而行—曾培育彩筆下的水鄉(免費參觀)

在幽靜與熙攘、水文與城鄉交織的景域之間,以水彩摹寫江南、泰國、臺灣地的臨水生活,表現出人文與自然磨合的情境畫意。

水彩畫家曾培育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,美國紐約Pratt藝術與設計學院傳達設計研究所;曾任朝陽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主任,現任設計學院辦公室主任。其長期投入設計教學研究與水彩創作,在設計實務與學術研究的心得中,思考繪畫在設計、創作兩者之間的媒合互動;並透過文學、文化符碼、設計機能美學等角度,深化繪畫本身的傳達意涵,使觀賞者與創作者之間,自然搭建起一座敘事的橋樑。愛好旅行的曾培育遊走在臺灣、中國大陸和國外等地的城鄉與山川,體驗蒐集不同的人文與自然景觀題材:從宏觀的湖海山林,到微觀的城鎮街角;從自然的鄉野聚落,到人文的歷史陳跡,透過融合理性結構與感性畫意,並以淋漓的彩筆與大地進行對話,畫風暢快而寫實。

漆情畫意-精緻典雅的漆藝美學(免費參觀)

漆工藝因其創作原料、所需的外在環境條件、創作者體質等特殊性,導致漆工藝傳承不易;本次展示特別與國內漆藝國寶家族合作,讓國內外遊客近距離親睹漆藝之美。

 漆藝工法極為繁複,而若將數百種傳統漆藝技法分類,可分為蒔繪、變塗、鑲嵌貼付、戧金、木雕彩漆等大類。而每種技法從漆板胎體製作到作品完成,必須經由上百道工序才能完成。

█漆藝歷史

 漆藝為中華文化發明,可遠溯至河姆渡文化時期,考古發掘遺物出土漆木碗,迄今已將近7千年歷史。漆因耐酸鹼、耐熱,昔日利用其隔絕效果塗刷器物表面,保護性佳,其後用於在家具裝飾,此工藝不僅反映早期常民生活的獨特性,更發展為一門內斂高雅的工藝文化。

 台灣開始有漆器生產,始於日治時期日人山中公在台灣開設漆器製造所,當時也因日本政府引入漆樹在台灣種植成功後,漆器工藝才在台灣萌芽發展,因此台灣漆藝的生產與傳承深受日本殖民的影響。

█漆藝簡介

國寶聚焦

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的書畫文物,依藝術性之高下,區分為「國寶」、「重要古物」和「一般古物」三種等級。自民國九十七年起,由文建會(文化部前身)古物審議委員會配合故宮歷次推出的書畫展覽,進行實物勘驗與書面審議,援以訂定國寶和重要古物,並公告周知。迄今國寶級文物的數量已斐然可觀,高居全國之冠。

為向國人展示故宮推動古物分級的成果,從民國109年起,將選定正館107陳列室規畫「國寶聚焦」專室,每次選展二組件國寶級書畫,展期以三個月為原則,定期更換展件。若屬「七十件限展書畫精華」,展期則以42天為上限。

凡展出國寶,均為美術史中聲名赫赫的一時之選。展覽目標則為透過名品的聚焦,提升國人對國寶書畫的認識,並強化對古物維護課題的重視。

話畫 說明卡片探索記

應該如何向觀眾介紹一幅畫,是博物館策展人一直不斷思考的問題。在展品旁邊擺放說明文字,是替繪畫「代言」,最常選擇的方式。假如,根本沒有說明卡片,我們是否會更專心地欣賞作品?觀眾最需要的,究竟會是什麼樣的說明文字呢?

國立故宮博物院數十年來,為書畫作品準備的說明卡片,無論在尺寸、材質、顏色、位置、用詞、內容、翻譯等方面,都曾經隨著不同時期和展覽,嘗試過各式各樣的改變。本次展覽,特別以說明卡片做為探索主題,精選出七件倪瓚(1301-1374)和具有倪瓚風格的繪畫,用這些跨越元、明、清三代,乍看之下相似度很高的作品,來搭配展示不同年份所使用的卡片。包括只標示名稱,到長達數百字中英文介紹的版本,還有用毛筆書寫的直書款,以及用印刷字型排列的橫書款。觀眾一方面可以比較不同作品與說明卡片組合的效果和差異,另方面也可重溫過去站在展櫃前的觀賞體驗。

在回顧說明卡片發展歷史的同時,這個展覽將會透過問卷調查,實地了解觀眾對於卡片樣式、字體大小和敘述方式的喜好度。希望分析各個年齡層、職業別與不同國家的族群需求,能夠優化未來說明卡片的設計與內容,讓故宮以更好的「話畫」方式來服務觀眾。

實幻之間 院藏戰國至漢代玉器特展

戰國至漢代(475BCE-220CE),是玉器史上獨樹一幟的錯覺藝術時代,製作者在方寸之中琢磨出各種龍獸造型,它們的形體雖然靜止不動,卻能創造出動態的錯覺。這種變化莫測的身形,使視覺如同處於現實和幻象之中,令人深感驚訝。本展覽定名為「實幻之間」,即試圖透過視覺的變化,探討玉器創作的技巧,以及觀看者為何會產生錯覺的視覺原因。

此次展覽共展出戰國至漢代精選玉器212件,其中清宮舊藏有114件,新入藏者為98件,展品件件具代表性,不僅可呈現此時代璀璨紛呈的藝術美感,也足以說明這個時代的玉器故事。戰國至漢代玉器追求動態錯覺的目標儘管一致,身形也依循相同的蜿蜒體態,但作品的錯覺效果卻截然不同,如戰國玉龍是足爪錯置、動靜互見的平面形式,而漢代玉獸則為身形扭轉、張馳各異的立體形態。為了探明這些問題,展覽共分四個單元來理解。

適於心 明代永樂皇帝的瓷器

「潔素瑩然,甚適於心」是永樂皇帝對自己心愛瓷器的讚譽。明成祖朱棣,年號永樂(1403-1424),是明代第三位皇帝。在他當政的二十二年期間,文治武功兼備,如營建紫禁城、派遣艦隊交通南洋﹑編輯永樂大典﹑製作大量官方用器等,建樹極多。其中,這些合於永樂皇帝心意的瓷器,經過了六百年的歲月,留存至今,不僅展現永樂時期瓷器的工藝成就,同時是多方文化來往的具體例證。

永樂皇帝的瓷器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甜白、青花及紅釉瓷器。甜白釉色創燒於永樂,恬靜優雅,開創白瓷新面貌。青花瓷器的造型豐富多變,有許多文化交流下產生的新器形。紅釉瓷器光瑩鮮豔,也成為後世追仿的對象。在朝廷的要求和監督下,瓷器先由內府「定奪樣制」,才發給窯廠照樣製作。官用作品器形規整、釉色純正、紋飾合於規範的現象在此時開始建立。不合標準的作品往往被刻意擊碎,掩藏起來,燒成的瓷器則作為國家禮儀或宮廷日常之用,或成為賞賚外交邦國的禮物。

受贈書畫展

國立故宮博物院自民國五十四年(1965)落成於外雙溪後,即積極擴充典藏,除了編列預算逐年增購,亦訂定捐贈辦法,凡與本院典藏方向相符者,均鼓勵藏家捐贈,將其收藏公諸於世,分享給社會大眾。

本陳列室展出的受贈作品選萃,多屬近年所入藏,展覽目的在於深化對捐贈文物的研究與推廣,讓大眾能夠共享文化資產。此次選展作品以清中、晚期至民國的書畫家為主,包括石濤(1642-1708)、劉墉(1720-1805)、關聯昌(1809-1870)、唐培華(1830-1900)、吳平(1920-2019)等人。除了感謝捐贈者無私的胸懷,更期待各界人士持續共襄盛舉,使本院成為全民共有的博物館。

筆歌墨舞 故宮繪畫導賞

古畫發展如一部精彩的交響樂章,藉著人物、花鳥、山水等畫科的典範風格,組成幾項重要主題,並在歷史脈絡中加以變奏。

人物畫的典範在六朝至唐代(222-907)間,經由顧愷之與吳道子等人逐步奠定。山水畫典範的成形約五代(907-960)之時,而且寓含著地理區域特質。例如荊浩、關仝畫出北方山水風貌,而董源、巨然則有江南水鄉山水的特色。在花卉翎毛畫方面,四川的黃筌與江南的徐熙也形成兩個不同的典範。

宋代(960-1279)山水畫中的范寬、郭熙、李唐都在既有的典範基礎上推陳出新,成為新的典範。宮廷畫院在宋代藝術帝王的倡導下,發展出空前盛況。當時的畫家講究對自然的觀察,並添加「詩意」以增強繪畫的內涵與意境。對實物的興趣促成了建築、船車等以器械結構為主的繪畫類型,使其在十一世紀後躍上繪畫的舞台。詩意的強調,則於南宋時期發展出書法、詩文、繪畫三者互相搭配的冊頁精品。另外宋代文人也將藝術的表現概念擴展到「形似」以外的範疇,文人畫開始成為一種新的風格。

元代(1279-1368)的文人畫則由趙孟頫、元四大家(黃公望、吳鎮、倪瓚、王蒙)等人以復古為標的,並因復古而有更為多元的風格表現。這些風格逐漸成為繪畫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典型,在明清以後仍維持著持續的影響力。